川藏线骑行的最后一天,林芝松多镇至拉萨布达拉宫,路程超过170公里,最高点米拉山垭口海拔5018米。就凭这两个数据,足够让人望而生畏。

最后的爬坡

2014年7月30日,这是一个值得我永久纪念的日子。由于一系列的原因,最后这一天我不得不一个人走。早上6点30分,我从松多出发,没走多久,就下起了大雨。本来这天的路程已经非常困难,看到天公又如此不作美,骑着骑着,突然就很崩溃,一把将自行车甩在路边,无能狂怒般的踢打它,整个人有些控制不住的歇斯底里起来。

这不是我在路上第一次崩溃了。川藏线2100公里,13座海拔超过4000米的山,每一次超长距离爬坡、每一次雨骑,都是一种极大的折磨。很多次,以为翻过了眼前的坡以为就到了垭口,结果翻过去了还是一个看不到头的坡,不知道哪里才是尽头。很多时候我不得不给自己反复施加心理暗示,数着路边的小里程碑,骑过100米就休息,等过了100米就告诉自己再骑100米,以此往复,直到生理上再也坚持不住。

雨骑是容易令人崩溃的另一个点。自从出发以来的20多天,几乎天天都在淋雨,没完没了的下雨。出发的第一天,成都到雅安的150公里,在雨中骑了15个小时。在第一次上海拔4000米的折多山时,前一天晚上做足了充分的计划,结果第二天从高反中醒来,发现外面下着大雨,整个人连怎么穿衣服都不知道。爬坡时遇到下大雨,就不得不穿上闷热的雨衣,而身体出的汗就会浸湿里面的衣服。一旦衣服湿了,在4000米左右的海拔吹起风来,那真就是所谓的“透心凉”。

川藏线的第一天

发泄了一段时间后,雨也逐渐变小了,我调整好状态,理性还是告诉我必须得赶紧走,这一天的路程很长,没有多少时间给我浪费。可能是在肾上腺素的刺激下,米拉山这个川藏线上的最后一座大山竟然骑得非常顺利。我本以为和其他山一样,第一个看起来像垭口的地方肯定不是垭口,结果当我哼哧哼哧地骑上去之后,发现这里居然围满了拍照留影的人,这里真的就是垭口!

登上米拉山垭口,那种兴奋之情是难以形容的。川藏线一路走过来,每一座山我们经历了数不清的折磨。在泸定二郎山,我们目睹了被汽车追尾的骑友,被队友抱着躺在路边;在剪子弯山,一群人被冻得无法前行,一个骑友发出灵魂质问,“兄弟们,我们为什么来这里?”;在卡子拉山、觉巴山、东达山、色季拉山…,我们被一山放过一山拦的上坡反复折磨、蹂躏。

然而,骑车特别令人着迷的一点就是,上坡的时候的辛苦付出,大都能转换为下坡时的幸福。那不仅仅是像风一样自由,还有自己亲身历经磨难换来的一种延时满足。很多次,自驾的人在经过我时,从车窗伸出大拇指,久久的,直到视线再也看不见,心里更是得到莫大的鼓励,往往能将上坡时的所有不快一冲而尽。很多年后,当我学会开车之后,也去过很多的大山,但开车上的山再高,也赶不上一丝骑车的满足感、自豪感。

觉巴山垭口

每个到达山顶垭口的人,必然都会与山顶的海拔纪念标识合个影,而米拉山垭口的人实在太多,我排了老长的队,并且不得不与其他游客奋战在纪念石的两侧同时合影。这令我产生了一种很孤独的感觉,虽然站在垭口的人很多,但是身边并没人知道、没人在意,我为此付出的努力是他们的千倍万倍。

米拉山垭口

有些太着急了

在山顶拍完照之后,我算了下时间,感觉并不乐观,当时已经10:50左右,而距离布达拉宫还有150公里,按照均速15计算,估计还需10个小时。于是,我快速地换好衣服,下山出发。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天气已经转晴了。这一路上急着赶路,都没有留下多少照片。从当时仅剩的照片来看,充满了蓝天、白云、大片的油菜花,以及静静流淌的拉萨河。中午我没有吃饭,下午3点过,一口气干到了墨竹工卡县,松赞干布的出生地,距离拉萨仅剩70公里。这个时候我才放下心来,天黑前到达拉萨应该问题不大了。

走着走着,我突然意识到,我好像有些太着急赶路了——这可是我这2100公里路程,最后仅剩的几十公里了啊,是我这24天路程,最后仅剩的几个小时了啊!诸多不舍的心绪开始涌上心头,我就找了一个风景不错的河边休息调整。很多骑友路过时,我们互相大声喊着加油,以前在路上相遇时,我们也经常这样,但是这次大多人都会在后面跟一句,“终于快到了”。飞哥打电话来问我今天的行程,他没有想到我会今天到拉萨,那时他们住的旅店已经没有床位了,我说没关系,我随便找一个就行。

拉萨的天空黑得比较晚,晚上8点左右,天依然很明亮,我开始进入城区了。很久没有进入城市,有诸多的不适应,比如我不得不打开手机来导航。那个时候的手机地图还不太好用,也可能是我手机定位的问题,导致我一直以为布达拉宫应该在我的左手边。当我跟着导航边骑边往左边张望,却怎么也看不见布达拉宫。突然间,我猛的往右边一转头,我才发现,我已到布达拉宫的正中间了。。。

8.40左右,我抵达了布达拉宫,那一瞬间,我很错愕,它怎么在这里?这就结束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我就已经骑到了布达拉宫的另一头,于是我不得不推着车又返回来。晚上抵达布达拉宫有个好处,就是保安管得不太严,可以把车推进人行道,然后,我像大多数游客那样,请人帮我和自行车匆匆合了一张影,算是正式完成这一趟旅程。布达拉宫前人来人往,我和其他游客一样裹挟其中,没有人知道,或没有人在意,我其实刚刚完成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为什么来?

布拉宫高耸且雪白的城墙,非常宏伟、神圣。我盯着它看了很久,亮灯之后,雪白墙壁上反射起明亮的灯光,显得非常耀眼、圣洁。但是,这宏伟、圣洁的景象依然难以打动我,我骑了整整24天难道是就是为了看个这个?当时的我,非常的想不通,我历经千难万险,来到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

我越想越觉得不值,于是推着车转身准备离开。那时候,很多骑友开始陆续的赶来,其中很多熟悉的面孔,还有一对路上遇见过很多次的情侣,在互相拍照纪念着,被紫外线晒得黝黑的脸庞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那个时候我还没开始用微信,也信奉着“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所以很少在路上加其他人的联系方式。所以,我明白,这些一路上互相喊着加油的陌生人,大概一辈子也不会再见了。

想到这里,泪水开始止不住的流了出来,视线很快完全模糊,我不得不依靠在一棵树上独自啜泣。这一路上,最令我感动和不舍的,不舍风雨过后看见的雪山和彩虹,而是这群人。

骑行318的大多数日子,都是枯燥的爬坡、下坡,又爬坡、又下坡,再美的景色,看多了也会腻。而每天最令人惊喜的,就是能遇见形形色色的陌生人,可能只是路上一句鼓励的“加油”,也可能是一个简单竖起的大拇指,也可能是总想借我们单车摆拍的大妈,也可能是旅行经历极其丰富的青旅老板。每天晚上的青旅、客栈,就是一群年轻人的文化沙龙,我们最喜欢的话题是,为什么要来骑318,很多人的回答都是,“牛都吹出去了,不来不得行嘛”,然后大家都默契地大笑。

最后的队友合影(可惜原图找不到了)

但是那天的思绪,远不是今天几句话能描述出来的。那天晚上,我曾感到不值,认为这终点的景色,不值得我们翻山越岭而来。我有了一种很特殊的感受,就是第一次体会到了实现自己的梦想的滋味,实现了自己吹出去的很多年的“牛”,但是却又陷入了深深的失落,实现之后又怎样呢?

我只记得,当时,最后我擦干眼泪,带着对布达拉宫的深深的怨念离开了。那时的很多问题,我直到多年以后才逐渐想明白;那时的我也完全没意识到,这段经历会给我人生带来多大的变化。

在川藏线12座山顶垭口的留影

推荐观看视频:川大车协MV——平凡之路

点击量:1093

分类: 随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