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次带队骑行也是两年前了,离任换届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加入车协,已经过去快五年了…

有段时间,我老是在想,大二的时候,如果我没有当车协的副会长,我会在干啥?我会好好上课好好写作业吗?应该不会,因为那个时候我还并不喜欢我的专业,不喜欢写代码,有时间了说不定还会认真考虑下转专业的事情。我最大的可能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混迹于各种社团和驴友群,依旧习惯于一个人的夜骑、烧烤和电影,时不时发点旅行的照片,感叹一下人生的空虚。然后有一天在小冬子的督促下决定好好学习,但是估计和现在区别不大。这么看来,大二那一年,留任车协是我最好的选择了。

当时,我之所以去竞选车协会长,因为我担心我不去就没人了。大一一年,因为我周六有课,所以平时除了在群里吹吹水之外,几乎没有参加过车协的骑行活动,而当时车协群里的氛围不是很好,平时很少有人说话。但作为一个骑行过川藏线的人,户外骑行的经验还是相当丰富的,所以我第二次参加车协的活动就是作为领队带着20来个人去150公里外的雅安。印象很深的是,那次是我领队,谭东押队(走在队伍最后面防止有人走丢),路上开始下雨了,我在纠结怎么办,于是在对讲机里问谭东的意见,他说,“你是领队,你做决定。”我突然感到一种很深的自豪感,啊,我是领队,这20个人出来之后就听我的指挥了,但随之而来的是责任感,要是这20个人出事了咋办?当时的我决定继续冒雨骑行,没有与任何队员商量,因为来不及商量。这也是车协的传统,出门在外,领队说了算。

巴郎山半山腰

当我们从前辈手中接过车协的时候,前辈对我们最重要的教诲还是“千万不要把车协玩垮了”……的确,如果一个社团的核心活动都与学校的安全条例相违背,它能存活下来已经是个奇迹了。当时车协已经八年了,每一届理事会们都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她,对内既要组织丰富的活动,对外又要保持相当的低调,以至于很多骑车的朋友不加入车协就是因为他们以为车协只是修车的。真的很感谢每一届的理事会们,是大家的无私付出,才使得车协能一直存活下来,并不断的发展、壮大。一开始我并没有感受到什么,直到团子姐问我们,“说一说你们的计划。”我一脸懵逼,然后她给我们详细的讲解了当会长副会长需要干些啥,我才醒悟,啊,好多事情…当我们从前辈手里接过一袋“传家宝”(历年来修车的配件)时,谭东说,“车协要在我们手上玩一年,我好怕。”我也好怕,玩垮了怎么办?

我向别人提起那段时光的时候,还是会习惯性的抱怨一下,好忙,太忙了,忙得安静的写会作业都觉得是种奢侈。最初车协换届后,会长加副会长,谭东,我,小台风,小睿子,一共就4个人,这是远远不够的,首先要凑齐理事会,就是各个部门的部长,但车协平时活跃的人也不多,真的挺难的。当时的车协作为一个院级协会,为她付出是得不到任何实质性的回报的(事实上作为校级社团后,那点加分与付出完全不成正比),这也使得很多社团都是昙花一现,然后找不到继承者,就永远的消失了。谭东在去车店修车的时候遇到了涛哥,发现涛哥会修车,就把他拉来当了技术部部长……就这样,类似的,我们慢慢凑齐了理事会。完全凭兴趣聚在一起的队伍,很难保证高效的工作效率,所以,当时理事会的13个人,能如此出色的配合一年,真的是上天的恩赐。随后,我们办了很多活动,一方面保证至少每周一次的骑行,一方面在校内积极办一些符合学校要求的活动,为了升校级社团做准备。

14级川大车协理事会

带队出去骑车,是件非常麻烦的事情。一般周六,我们会带一次行程一天以内的短途骑行,节假日则会安排一次很多天的长途骑行。每周我们都要焦头烂额的讨论这周去哪,路线怎么定,路上吃啥,谁来带队,谁来押队,涉及住宿的还要各种找资源订住宿,除此之外,我们还要想方设法的让大家玩得开心,比如烧烤、露营啥的,因为骑行很多时候都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情,只有给大家安排好足够的娱乐活动,大家才能充分的享受旅行的快乐。理事会的每个男生,都带过队。

我们的第一次长途,国庆节,还是去雅安,单程150公里,50多个人,三天。为了给没有车的人租车,我们找遍了大街小巷的车店,为了安排住宿,打了一个又一个电话。那次我因为有事,并没有去。最终活动很成功,大家开始对车协出现归属感,甚至出现了3天成了3对情侣的情况,一度成为我们招新的宣传热点。但后来,谭东给我说,第一天晚上住宿的时候,老板半夜把他叫起来要加价……

雅安蒙顶山

15级的活跃,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大家不再满足于每周一次的骑行,我们开始每天都在白石桥聚会,或看啊嗨的各种花式装逼,或者刷刷环形大道,或者单纯的坐着聊聊天,我们甚至开始偷偷到不高山上挖赛道,并后来成功靠它举办了多次比赛……自从发现了机场二号跑道之后,我们更是三天两头的就出去夜骑、拍照,机场也是我大学里骑车去过最多次的地方,关于它,我专门写了一篇博客。渐渐的,对车协有归属感的人越来越多,群里每天都能聊到深夜,动不动就是夜骑,说走就走的那种。在期末的时候我们也一起约自习,好像是一教B的某间教室吧(我实在记不起是哪间了),几乎成了车协的专用自习室。

白石桥日常聚会

我们的最后一次长途,五一节,是巴郎山,海拔4400米(成都海拔大约500米),总计约400公里,五一那段时间还在飘雪。我们肯定是川内高校中唯一一个带新手上过巴郎的车协,甚至当其他学校的人听上我们居然要带新手去巴郎山的时候,一脸惊恐的说“你们疯了吧!”,但其实那次我们只把新手带到了半山腰,因为要想上去确实不可能,但尽管如此,难度依然很大,因为路程太长,并且有超过20公里的烂路(被512地震震坏的)。刚刚看了看当年写的简单粗暴的策划书,觉得当年的我确实太大胆了,带着30多个人去高原真的不是开玩笑。

骑行巴郎山计划书

根据计划,一队,11个人,第一天夜骑60公里到都江堰,出发前我们在一家饭店吃饭,老板看见我们一群年轻人推着自行车非常高兴,送了我们一个菜,并且说,“感谢你们,为我们饭店带来了青春的活力”(大意如此)。然而从第一天开始,骑行的过程都是极其痛苦的,尽管骑着大萌借我的高端山地车,我还是因为体力不支,多次摔车,于是涛哥他们轮流帮我背行李,并且多次在上坡时推我。最终到达都江堰的时候,我感觉四肢都要失去知觉了。然而,骑行的快乐也在于此。尽管最终我们到达都江堰的时候都快2点了,我们还是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然后开开心心的出去吃烧烤。二队比我们玩得更嗨,我们联系了温江西南财经大学车协的同学帮二队接风,最后西财那个妹子被我们协会的蠢萌骗走了……随后的几天发生了很多很多的故事,每每回忆起来都感觉幸福,这辈子应该再也不会有那么美好的经历了。

印象最深的是,最后,在我离山顶垭口还有几百米的时候,因为感受到暴风雪即将来临,提前到顶的俊子等人开始下撤,向司机在下撤的时候跟我说,让我别走了,暴风雪来了,但是因为山顶就在眼前,我坚持上去,他果断掉头跟着我,最终我到达垭口刚刚换好衣服的时候,感觉闪电就在耳边爆炸,暴雪和冰雹铺天盖地而来,几乎就一瞬间,我发现山全变白了。在下坡的路上,因为雪进了眼睛,我不得不停车下来擦拭,我低头的时候发现,自己明明穿的黑色的冲锋衣,但覆满了雪,几乎全变白了。而我擦完眼睛又往前走的时候,拐过一个弯,发现向司机和益达在路边等我,还在问我怎么没来,会不会出事了……

巴郎山

从巴郎回来后的好长一段时间,我一直处于情绪很低落的状态,因为那段经历真的太令人兴奋了,与之对比起来,上课是如此的枯燥无味。那之后一直到期末,车协几乎每周都聚会,每次都说最后一次,每次都喝得烂醉。有一次,我和涛哥不知怎么的说起了我们筹建理事会时候的心酸,522红着眼敬涛哥一杯酒,说,下一届的技术部部长,我一定来竞选。

后来因为换届的事,我和谭东闹得有些不开心,这也几乎是我大学里最遗憾的事,当时的我确实太冲动了。车协在我们那届发展的不错,但是毕竟只能管一年,管理协会太花时间了,这个我们也承受不起。换届选举之后,我们做了最后一件事情,就是升校答辩。一开始我是觉得升了校级比较好,但是协会后来的发展出乎意料,用前辈的话说就是,“以前我们升校,是想提升协会的知名度,但是现在你们已经做到了,所以升不升校不是很重要”。并且,我担心协会升为校级后会受到更多的监管,这对我们是很不利的。但总体而言,升校的利大于弊,因为我没法保证协会能一直像我们这届一样活跃,相当于有个保底,至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上青广招新了。而当时,我因为换届的时候和谭东闹的不愉快,一气之下决定不参与答辩。原计划是我去讲ppt,因为谭东不擅长做答辩,但因为我退出,他就硬着头皮上了。答辩那天,四个会长,三个在台上,我在台下,其实我很愧疚,但是说啥也没来不及了。那天,车协来了很多人,以至于社团联给每个协会准备的亲友团票数都不够了。在宣传视频放完的时候,作为响应,我大喊“川大车协”,随后大家呼应“自强不息”,那时候,感觉整个报告厅里都是我们的人。

换届之后,我很少参与协会的事情,但是我都一直看着。发生过很多困难,但是大家都一一克服了。但那年五一,协会因为找不到带队的人,不得不取消了原定的最后一次长途活动,我确实感到很失望,后来15级理事会在白石桥开会,我本来想去说几句,但是去的时候小台风已经在很严肃的批评他们,把我想说的都说了,我也就没再说什么。大家都在关注着车协,把她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后来,盛爷作为第一个女性会长,接过了车协的大旗,他们的最后一次活动是一次有模有样的自行车赛;后来,文老板在商业街开了一家文艺的自行车工作室,也渐渐成了车协的一个活动场地,也没有人会以为车协是修车的了;再后来,我毕业了…

我在车协带的最后一次队,是去石象湖露营,小冬子也坐车去了,她第一次出现在我和车协的合影中;我和车协的最后一次聚会,大四,在换届的时候,喝了很多酒,喝到吐了还是想喝,我知道,我即将永远的离开这里,有很多朋友,就永远的停留在记忆里。后来看到新一届理事会里成员照片,我大多都已不认识,不由得感慨,天下无不散之筵席。

最后一次带队,小冬子和我一起的

车协的经历基本上没有出现在我的简历里,因为我担心很多人看到一个软件工程的学生的简历上写着太多自行车的东西会觉得这个人不务正业。可能管理一个协会会让人的管理能力有所提升,可能那段时间有吧,而现在,每天面对的都是各种程序和专业的论文,和人打交道的技能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降低。

车协带给我的,只有精神上的满足。现在想来,真的是幸运,我在迷茫的年纪,遇到了车协,遇到了车协的好多好多人,拥有了好多美好的回忆,实现了我作为一个文艺青年对青春的所有幻想。而之后,我在小冬子的督促下,开始好好学习,因为在旅行和玩耍方面已经几乎没有遗憾,所以在大三那一年能拼了命的学习,并最终喜欢上了我的专业。

车队合影

在今年开学前,特地回了一趟川大,见了见几个老朋友,去RM的实验室看了看,最后跑去江安的车协工作室,和车协的老司机们聊了一个下午,车协一直在变,他们不清楚以前的车协是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以后的车协会是什么样子。文老板问了我一个很尖锐的问题,我留任车协的时候,15级有很多活跃的人,但是后来为什么他们大都从车协“消失”了?文老板作为一个骑了十几年车的老司机,他认为这是一种“不尊重”,对爱好的不尊重,这些爱好被随意的抛弃了……我一时无言,因为我能想到的就是大家都有着生存的压力…能把一生的爱好和工作结合起来的人,一定很幸福吧

不知不觉,天亮了。

想起车协,总是有太多话想说。再次感谢在川大车协的遇见的每一个人,你们实现了我对青春的所有幻想,此后我所做的一切,皆是为了现实而奋斗。

附:2016年川大车协宣传片——感谢一路有你

那些年,我们在机场拍过的照片

点击量:864

分类: 随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